百岁文学
百岁文学 > 小说资讯 >

主角是皇上姜心小说叫什么名字

主角是皇上姜心小说叫什么名字

发表时间:2024-04-22 17:06

后宫众妃读我心后,暴君后宫空了

沐风凉凉/著|古代言情|连载中|番茄

这里为大家提供后宫众妃读我心后暴君后宫空了在线阅读,小编为大家找到了《后宫众妃读我心后,暴君后宫空了》全文,是作者大大沐
小说介绍
在《后宫众妃读我心后,暴君后宫空了》这部古代言情小说中,你将见证一个暴君的崛起与陨落。男主角,以其无情的统治和冷酷的性格,成为了人们口中的暴君。然而,他的生活却在遇到女主角姜心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姜心,一个聪明、独立、坚韧的女性,她的到来让暴君的生活充满了色彩。她的出现,让暴君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开始理解到爱的力量。然而,这个过程并不容易,他们的爱情充满了曲折和挑战。 作者沐风凉凉以独特的笔触,描绘了一个充满激情和冲突的爱情故事。他的文字,既有深沉的哲理,又有热烈的情感,让人在阅读的过程中感受到了爱情的力量和生活的美好。这部小说,不仅仅是一个爱情故事,更是一个关于成长、理解和宽恕的故事。
小说试读

“娘娘?”

沥青见自家娘娘看着皇后出神,生怕皇后会因此责怪自家娘娘,赶紧冒着被皇后责罚的风险出声。

德妃回过神,这才从姜心手里接过汤药谢恩:“那臣妾便谢过皇后娘娘挂怀了。”

皇后赏赐汤药,而且还是亲手递过来的,即便德妃不想喝也必须得喝。

她倒不是在担忧汤药有问题,想着皇后再蠢也不可能蠢到光明正大的杀她,顶多就是下些让她难受的毒罢了。

她担忧的是自己突然能听到皇后的心声,会不会又是皇后的鬼把戏。

毕竟她可不相信善妒的皇后会给嫔妃送补药,让嫔妃越过了她,先生下子嗣。

恐怕这整个后宫,最不希望嫔妃生孩子的人就是皇后了。

先不论皇后自己都还没有子嗣,越过皇后先生子,那是在挑衅皇后的权威,单就论皇后对皇上的占有欲,皇后就容不下嫔妃生的孩子。

德妃是个沉稳的性子,在摸不着头绪前,她不会下任何定论。

她现在只想喝了药,好让皇后尽快离开,她才好慢慢理清头绪,看看皇后到底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然而,她都把药喝完了,姜心却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在心里一边夸着隐居殿的格局,一边走到了书桌前。

【这隐居殿处处设计精妙,大夏天的也感觉不到热,想必冬天也不会太冷。】

【这上面挂着的都是名家真迹吧?要是都能带回现代,就是妥妥的古董,肯定值老多钱了。】

【我要不要问德妃要几幅她写的字呢?到时候回到现代,也好拿来发一笔横财。】

德妃听着姜心的心声,虽有些词汇听不懂,但依然鄙夷。

以前她只觉得姜心蠢,没想到还如此庸俗,竟想拿她的字来卖钱,简直就是对书法的亵渎。

德妃正想着,姜心己经走到了她刚刚临摹的兰亭序前。

“此字临摹甚是传神,通篇潇洒自然,形态各异。兰亭序被王羲之赋予了生命力,其字态中的一颦一笑、一嘻一怒,超然洒脱。而德妃这幅临摹也可谓是将兰亭序中静态的字,写出了动态的灵魂,颇有大家风范啊!”

姜心的话让心生鄙夷的德妃惊愣。

她属实没有想到会把书法拿来卖钱的庸俗之人竟能看懂兰亭序。

实际上,姜心哪懂什么书法,她不过是仗着有现代的记忆罢了。

毕竟书不是白读的,关键时刻还能装逼。

【本来可以名留千古的大才女,却因哥哥贪污被牵连,最终被无情的暴君打入了冷宫,郁郁而终,实惨!】

德妃还没从姜心通书法的惊愣中回过神来,突然在脑海中响起的声音就吓得她脸色煞白。

哥哥会贪污?她会被打入冷宫而死?

姜心夸完德妃,本以为德妃会骄傲,却不想德妃在听完她的夸奖后脸色难看的就像知道自己要死了一样难看。

难道我夸错了?

姜心在心里疑惑着,不由的心虚起来。

糟糕!装逼失败了!

她清咳一声来缓解尴尬,“那什么……德妃的字写的如此好看,不如今晚邀请皇上来慕华宫一并鉴赏鉴赏。”

【最好赏着赏着能赏到床上去,或许生个孩子出来,就不会被她哥贪污一事牵连,毕竟虎毒不食子,暴君总不能看着孩子没母亲吧!】

德妃:“……”

眼看着德妃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姜心哪还敢继续待在慕华宫,随意找了个托词就离开了。

她可不想被德妃碰瓷。

临走前,姜心还不放心的把药碗一并带走了。

姜心一走,德妃再也支撑不住的跌坐在了地上,吓得沥青赶忙上前。

“娘娘,您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皇后娘娘在汤药里下毒了?”

德妃还沉浸在姜心的心声中回不过神来。

这下沥青是又气又急:“奴婢就说了,皇后娘娘绝对不可能这么好心的来给娘娘送补药,还劝娘娘生育子嗣,分明就是想毒害娘娘啊!”

“娘娘莫慌,奴婢这就去请太医。”

德妃抓住起身的沥青,“不用去,本宫歇息一会儿就好了。”

然后她心乱的吩咐:“你去把宫门锁了,就说本宫昨夜染了风寒,今日身体抱恙,不便见客。”

她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将思绪理清楚了再做下一步打算。

……

姜心在离开了慕华宫后,又去御花园喂了下兔子山羊,才慢悠悠的回了长乐宫。

可才刚刚回宫,她就得知了慕华宫在她离开后,就锁了宫门,对外称病。

姜心:“……”

该碰瓷的还是碰瓷,躲都躲不掉。

那她该睡觉还得睡觉,谁也拦不住。

晚膳时间。

姜心幽幽转醒,睡了一觉,她精神了不少,准备大吃大喝一顿来应付暴君有可能的到来。

从她醒来,皖云就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皖云,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你这么一副天都要塌下来的神情,看得我都不敢下嘴了。”

皖云斟酌一二,才小心翼翼的开口:“娘娘,皇上今晚是在德妃处用的晚膳。”

姜心点头:“哦!”

只是去吃个饭而己,有本事过个夜给她看看,那她才要竖个大拇指呢!

皖云见自家娘娘用力咬了一口鸡腿,想着娘娘肯定心里难受,却还强装无事。

“娘娘,您也不必太伤心了,皇上心里最爱的人一定是您,皇上今晚不还说要来看您吗?”

姜心吃饭的动作一顿,抓起鸡腿又狠狠的咬了一口,好似那鸡腿就是宴九安。

皖云:“……”

是她说错什么了吗?怎么自家娘娘还越来越气了?

用过晚膳后,姜心本想在院子里走动走动消消食,一个宫女却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在皖云耳边低语了两句。

皖云露出惊色,似在跟她确认着什么。

在得到宫女的肯定点头后,皖云才面露惊慌的让宫女下去,自己走到了姜心身边,眉眼凝重。

“怎么了这是?”

皖云低声:“娘娘,各宫的主子在服用了您命太医院送去的补药后,纷纷都病了,现在整个太医院都乱了,甚至还惊动了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