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妾如磐石君心易变

妾如磐石君心易变

  • 状态:已完结
  • 分类:短篇
  • 作者:喜花
  • 来源:追书云
  • 更新时间:2022-01-02 13:49
妾如磐石君心易变小说

简介:本文由金牌作家“喜花”精心编写,“秦筝楚承稷祝明月”是小说《妾如磐石君心易变》中的主角,小说节选:秦筝见她几要流泪,心里有一些超搞笑,哄道:“好了好了,不哭,不便是在这儿憋久了没有?今日我便带你出去玩下,散散心。”阿园恼了:“我又并不是为了更好地去玩……”秦筝让她开心:“确实?那咱们就不去了?”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这称呼上的亲疏显而易见。

那一巴掌打得秦筝突然冷静下来,心中有个地方仿佛空了,冷风呼呼地往里灌,却再无知觉。

“我不会同你和离的。”

秦筝捂着脸回头,抬眸同他对视,那双眼漆黑,仿佛没有一丝光亮。

她一字一句道:“你我是陛下赐婚,和离等同抗旨。就算陛下宠你,也容不得你这般放肆!”

秦筝是秦大将军的嫡女,曾为国上战场厮杀过,立下赫赫功绩。

当年,她同靖王楚承稷的婚事办得很大,举国皆知。

他们要是和离,那是打陛下的脸!

楚承稷越听脸越黑,到最后,反而笑了:“若是无因无由,我自是休不得你。”

“可你嫁我七年,一无所出,还不允许我纳妾。无子,善妒,哪一条我休不得?”

仿佛有人拿着刀插进心脏里肆意搅弄,疼得秦筝几近崩溃,泪流满面。

当初相爱时,是他主动许诺不二娶不纳妾,也是他让她先不要生的。

如今他不爱了,就成她善妒了?无子也成她的错了?

“那真是让你失望了。”秦筝声音颤抖嘶哑,喉咙干涩得像是能磨出血来,“你休不掉我了,楚承稷。”

“因为……我有身孕了。”

楚承稷脸色骤变,不敢置信地道:“怎么可能?!我分明……”

“怎么不可能?”秦筝见他反应,就知道他并不想要这孩子,不由得惨然一笑,“当年你说,女人产子是一道鬼门关,要我先不急着生子,等到准备好再说。”

“你离京南下后,我自认准备好了,便断了避子汤。”

到后来,她越说越怒:“你若是不信,大可以去请太医来给我诊脉!自己算算日子!”

这话掷地有声,楚承稷像是承受不住她这怒意,向后退了一步。

半晌,他恼怒地一挥袖:“罢了!我靖王府又不是养不了闲人!你既不愿和离,那就搬到别院去住,免得日后碍我与阿月的眼!”

——

自那夜楚承稷离去后,秦筝就被迫搬到了府中一偏僻废旧的别院里,甚至不被允许出门。

楚承稷也没有再来见过她。

秦筝独自一人在别院养胎,只有婢女阿园照顾她。

“小姐,咱们回秦家吧。”阿园拎着饭盒回到别院,为秦筝摆上饭菜,生气道,“老爷夫人定心疼您的遭遇,会为您讨回公道,您何必在这里受窝囊气!”

阿园同秦筝一起长大,还作为秦筝的副将上战场厮杀过,说是主仆实是战友、姐妹。

所以阿园在秦筝面前从不遮掩什么,说起楚承稷的坏话也不怕。

秦筝闻秦只是笑笑:“这是我自己的事,何必去让爹娘兄弟烦心。”

“何况……回去找爹娘又能如何?”秦筝说得风轻云淡,心中却沉重苦涩,“以他们的脾气,要是知道了我的遭遇,定会上门来闹。靖王府不比别家,是正经的皇室府邸,靖王又圣眷正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