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魂兮归来漫蒹葭

魂兮归来漫蒹葭

  • 状态:已完结
  • 分类:古代
  • 作者:山谷俗人
  • 来源:追书云
  • 更新时间:2022-01-13 10:58
魂兮归来漫蒹葭小说

简介:小编为大家带来火爆全网的魂兮归来漫蒹葭免费阅读,楚卿媱寅耀云矽小说《魂兮归来漫蒹葭》:到了里边,顾南封才放宽她。云矽人体一得到随意以后,马上跳离他三步远,防备的望着他。顾南封倒也不在意,就座以后,看见两步远的云矽,闲闲的说:“害怕什么?在我是时至今日?”“坐吧,想吃啥,我让厨师做。”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甄府,这几年要比从前富裕很多,庭院有扩建,家具,摆设全是讲究,连下人也增加许多,更别提瓷器茶皿都用当今最上等的。

看到这些古色古香的物件,卿媱才想起,她在现代,身为云矽时,为何会对这些古文能够准确无误的判断真假了。大概是受这一世的影响,是一种本能吧。

想起在现代的生活,不免有些担心周成明若联系不上她,会不会担心?若是说,回到这一世,她对现代,唯一的牵挂便是周成明。如果早知道他们的缘分这么短,以前就对他好一些,少留点遗憾。

她正兀自出神,忽听她娘说    “这些东西都是皇上差人送来的。你虽被关在六池宫,但皇上对咱们甄家却是十分好的。这几年,你爹爹跟哥哥也在朝廷受到重用。”    “那就好。”

卿媱已打探出来,原来寅耀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已经跳崖身亡的事情。他只说,她犯了事,被囚禁在六池宫,不得出入,更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否则一律处死,包括甄家人。    “媱儿,你私逃出六池宫,若是被发现,如何是好?”

甄将军看到自己卿媱自然是高兴,但却也不可避免的担忧这个问题。这几年,皇上对卿媱,是恨之入骨,连名字都不准提,他是最清楚的。现在看着卿媱,蓬头垢面,满身的尘埃,又穿着稍奇怪的服饰,便认定她一定是私自逃出宫。

因为她爹的一句话,气氛一下压抑下来。爹娘,哥哥都担忧的看着她,初见面的喜悦之后,几人便已冷静。    卿媱忙安慰道:    “没关系,六池宫常年无人能走进,不会有人发现我不在,我只是想你们了,回来看看你们,再寻个机会回去便是。”

卿媱虽这么安慰,但心里却也忐忑开,她这样贸然回到甄府,会不会给家人招来杀身之祸?是她想的不周全了。    “媱儿,是爹对不起你,一直没有办法把你从六池宫救出来!”    娘闻言,开始啜泣。

“你爹爹跟哥哥,在战场上虽屡立战功,在朝廷也是位高权重,深受皇上赏识。然而,却不能在皇上面前提你一个字。前些年,你爹为你求情,刚提到你的名字,皇上当即就脸色铁青,大发雷霆,吓的满朝文武百官都跪地,纵然是你爹一生驰骋沙场,什么样的阵仗没见过?但也被皇上的样子吓得回来后,便生了一场大病。这两年,皇上的性情大变,朝中已无人敢跟他说话,凡有人逆着他心意的觐言,轻者被降职,重者被罢官。他治理天下是奇才,却也专制,倨傲得狠。通朝的老百姓无不对他竖拇指的,天下太平,百姓的日子比前朝好过百倍。但只是咱们这些大臣,伴君如伴虎。”

她娘还想继续说,但是被她爹制止。    “妇道人家,莫要多言。”    她娘看了看她爹,低着头,看卿媱,却忍不住,还是说:    “你爹爹跟哥哥再也不敢在皇上面前提你,宫里头的人,更是忌六池宫为洪蛇猛兽,谁听到都要避讳。我们只能干着急,一点法子都没有!”

“媱儿,你当年到底犯了什么事,遭到如此的待遇?你从前虽是任性了些,但也是知轻重的,定然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们的一番话,让卿媱彻底清醒,看来甄府不是她的久留之地,必须尽快离开,她不知道寅耀会这样的恨她。

她的到来,不敢让底下的佣人知道,所以爹娘早早安排她去休息。还是她从前的闺房,在阁楼之上,开了窗,外面是个花园,花草虫鸣,漫天繁星,她坐在窗前,吹着微微的凉风。直到此刻,都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现在到底是在做梦,还是说她现代那二十多年的生活才是一场梦?虚虚实实间,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人真的有前世,而她回到前世。

坐在这间阁楼上,太多记忆汹涌着朝她袭来。这个位置,寅耀曾经也坐过。是她偷偷带着他来的,也是这样的夜色,他承诺给她一生。

那时,他还是三皇子,从小聪颖好学,骁勇善战。跟着前皇走南闯北,攻城略池,小小年纪,即有勇又有谋。但是,因为他的出生与其他皇子比便不好,跟大皇子更加无法比拟,因他的娘亲只是一名宫女,临死了也没没名没分,前皇未曾重视过他。

卿媱记得有一年,中元节,寅耀骑马带着她去城郊,把大把大把纸钱扔向河流,指着万里山河,对她说:    “总有一天,我要为她建皇陵,让全天下人都来朝拜她。”

当时他的母亲是个宫女,死后连个葬身之地也没有。那时候,寅耀说这番话时,卿媱并不懂在他的眼里,一生已经奠定,仇恨,野心,都已牢牢在他心中。

或者卿媱是懂的,但不肯接受。    所以,后来,他要娶北厥国公主仓若钰为妃时,她不吃不喝,以死要挟。    “你可还记得,你带我进宫时,如何承诺我的,给我一生妥帖的生活。”

他说:    “阿兮,这只是权宜之计,我想给你一辈子妥帖的生活,但我必须要去争要去抢。朝中虽有很多大臣在暗中拥护我,但父皇不可能把皇位传给我,其他皇兄也对我虎视眈眈,多少双眼睛盯着我,盼着我出错,好让我万劫不复。我需要与北厥国和亲,我需要有他们的兵力支持。阿兮,你给我时间。”

那一刻,卿媱懂了,明白了,他的野心与抱负,更加知道,在他心中,江山与美人,江山才是最重要的,何苦仓若钰亦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他说    “阿兮,我生在帝王家,从出生起,人生永远的课题就是争与夺,如何使自己能够权倾朝野。”    他的决定,她无能为力。

他最终还是娶了仓若钰,权宜之计也不过是个理由,仓若钰怀孕了!    那时候的卿媱,性格刚烈又任性。她怎么能容得下仓若钰?她对仓若钰处处刁难,这是众所周知。

最初时,寅耀很纵容她,无论她对仓若钰做出多过分的事情,他从来不闻不问,直到仓若钰意外流产,直到,那根白玉牡丹发簪插进了仓若钰的胸口,他才发了狠,发了疯,不分青红皂白,甚至不问任何原由,把她关进了六池宫。

她大哭大闹:    “我没有害她。是她自己摔的,那个玉簪也是她自己插进胸口的。她是个狠毒的女人。”    可没有用,寅耀那一刻看她的眼神没有任何温情,只是冰凉看着她,无论她如何哭闹,都没有丝毫的松动。

比起她泼妇似的哭闹,仓若钰楚楚可怜的样子更加能得到男人的珍惜,况且,她的背后,有北厥国的王子要替她讨回公道。

没人管卿媱死活,在六池宫,孤灯相伴,最后流掉了她与寅耀的骨肉,她跳崖身亡。    那时的日子现在想来还是不寒而栗的,更何况现在,她比以前冷静自持,也更有丰富的人生阅历,不再以男人为中心,不愿依附于任何人而活。

她要活出她自己。    甄府她也是不能久待的,不能连累家里。就让寅耀继续以为她已死,而家人继续以为她在六池宫便好。

之后的两天,她粘着爹娘哥哥聊天,聊从前的种种事情,但都闭口不再替寅耀的事情。    她忽然想起一个人,问道:    “爹,你这几年征战玄国,可有见过玄国太子也烈?”

卿媱想的是,若是她真的无处可去,或许可以去投奔也烈。如同以往的每次一次,只要她有危险,便会出现的也烈。    也烈,也烈,似乎有一件极重要的事情忘记了,呼之欲出,但是忘记了,想不起来。只是隐隐约约,竟然把也烈与无玄大师的脸重叠而来。

玄国自来是一个有着神秘色彩的国家,精通医术,毒术,巫术,而他们的国人对自己的君主都是推崇至极,能生能死。